公司新闻
联系方式
联系电话:
联系传真:
电子邮箱:
联系地址: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 公司新闻

生于2003年的互联网双雄:暴风坠落 迅雷“渡劫”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8-06

生于2003年的互联网双雄:暴风坠落 迅雷“渡劫”

文|锌刻度记者 陈邓新

2003年,中国互联网诞生了两家未来的明星公司:迅雷与暴风。

那个年代,网速令人着急,几十KB每秒的下载速度为常态,迅雷成为装机必备软件,而下载的资源格式各不相同,也需要一款万能播放器,于是暴风趁机而起。

一时间,迅雷与暴风成为网民下载的好搭档,双双成为各自领域的“一哥”。

抓住风口的迅雷,成长速度令瞩目,后者在2008年推出QQ旋风在下载赛道上与之抗衡。

时过境迁,迅雷与暴风没有成长为互联网巨头,双双江河日下。

截至2019年8月2日,迅雷市值缩水92.30%,而2019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居然出现47.6%的同比下滑。

哪怕QQ旋风停止运营退出下载赛道,迅雷成为唯一主流下载软件,也无法挽回用户,下载赛道的尽头似乎是一片荒芜。

而为了迎接5G时代,迅雷指望云计算、区块链翻身,却不被市场看好。

15年后的今日,迅雷与暴风沦为难兄难弟,又一起走到命运的十字路口。


2014年6月25日,迅雷登陆美国纳斯达克,备受资本市场推崇。

此前,迅雷预计的发行价区间为每股9~11美元,最终获得28倍超额认购,于是将发行价提高1美元至12美元。

“在路演阶段,很多投资者对迅雷表达出了强烈的兴趣。”迅雷第二大股东、晨兴创投董事总经理刘芹在采访时表示。

迅雷的开盘价为14.21美元,较12美元发行价上涨18.4%,收盘价为14.90美元,市值高达10.3亿美元。

迅雷创始人邹胜龙与一众高管在敲钟后,在美国滞留十多日才返回公司,分享上市后的成功喜悦。

生于2003年的互联网双雄:暴风坠落 迅雷“渡劫”

然而这份喜悦来得太迟了。

迅雷上市3个交易日后就开启了漫漫下跌之路,下跌幅度超过60%。

直到2017年才有过一轮暴涨,创下27美元的历史高点,那是迅雷对资本市场讲了一个“玩客币”的故事。

然而这种打擦边球的操作很快引发争议,“玩客币”的故事讲不下去了,迅雷股价又走上了绵绵不绝的下跌之路。

如今,迅雷股价跌至2.08美元,市值仅有1.40亿美元,相比2014年首日收盘市值缩水约84.86%,相比历史峰值市值缩水约92.30%。

迅雷到底遭遇了什么,为何从资本市场的宠儿沦为弃儿?

业绩难看,年年亏损局面无法扭转,故事说得再天花乱坠,也没有真金白银有说服力。

更糟糕的是2019年第一季报显示迅雷营业收入为4130万美元同比大幅减少47.6%,广告、云计算和互联网增值服务等业务都在不断萎缩。

虽然这几年迅雷营业收入增速低迷,但还未有过断崖式负增长,倘若这个趋势无法被遏制,更会令资本加速逃离。

另外,截至2019年3月31日,迅雷的会员数为457万,而2014年上市时会员数尚有517万,这5年非但未增长反而减少了60万人。

这也侧面说明迅雷赖以成名的下载,越来越没落了。

那么,资本逃离、不断走下坡路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
随着带宽的提速、移动时代的到来,下载的需求被弱化,生存空间被压缩,迅雷也心知肚明,早早就谋划转型,方向定为主打正版的在线视频播放平台。

方向没有错,可态度不够坚决。

迅雷清理了大批盗版资源、非法资源,购买正版版权,强制推广迅雷看看,囤积重兵参与在线视频流量争夺战。

有网友戏谑:“中国最大资源区迅雷离线倒闭了,老板邹胜龙,带着他的3.5亿个种子逃跑了。”

还有网友诟病:“几乎每次启动迅雷,都会自动安装迅雷看看,特别恶心那个播放器,怎么才能防止它自动安装?难道非要逼我换下载软件用?”

生于2003年的互联网双雄:暴风坠落 迅雷“渡劫”

用户的抱怨,迅雷可置之不理,但正版牌局越玩越大,迅雷已力不从心了。

事实上,牌桌上的大玩家是视频、优酷、爱奇艺等大佬,连视频等老牌玩家都退居第二梯队,更不用说迅雷这种后入玩家了。

2015年4月,迅雷看看被战略放弃,迅雷迷失在转型之中。

梳理迅雷的产品线,涉足领域之多,真的是什么热就做什么。

生于2003年的互联网双雄:暴风坠落 迅雷“渡劫”

互联网公司的核心一定是流量,各条产品线围绕流量展开,从而形成独立的生态体系,业务才能蒸蒸日上。

可迅雷转型的领域,多数不是为了追求流量,而是为了追求利润,这就本末倒置了,毕竟迅雷缺的不是变现渠道,而是流量。

在多数网友心中,迅雷依然仅仅是一款下载工具,失去了下载功能就没有保留的必要,因此迅雷急需新的流量入口,增加新鲜血液。

可惜,不管是迅雷直播、迅雷影音还是迅雷电影,都无法挑起这个大梁。

没有新的流量源泉,迅雷不再“性感”。


4G时代,迅雷为移动端提供底层加速技术支持,虽然没有赚到多少钱,但收获了一些合作伙伴,而到了5G时代,下载速度按每秒GB算,迅雷在移动端更无用武之地。

生于2003年的互联网双雄:暴风坠落 迅雷“渡劫”

为了活下去,陈磊将迅雷的定位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变为云计算、区块链成长公司。

一名互联网资深观察人士告诉记者:“不管是云计算还是区块链,赛道领跑者都是互联网巨头,不管是技术、资金还是渠道,迅雷与之相去甚远。”

在云计算赛道,四十多家公司在你追我赶,来自IDC的最新数据显示阿里云一家独大,占据45.5%的份额,云占据10.3%的份额,中国电信占据7.6%的份额,三强鼎立格局隐现。

目前,迅雷星域云拿得出手的客户为小米、爱奇艺与快手,其次为bilibili、风行、虎牙、人人视频等,重量级客户并不多。

至于区块链,技术底蕴深厚、应用领域广泛的也是BATJ,毕竟它们拥有各自的生态体系,区块链技术融入自身体系顺理成章。

迅雷做的最后挣扎能否挽救自己的命运,静待市场给出最终决断。

本文经授权发布,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员工风采 招聘信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

{Copyright © 2013 凯时国际官网凯时国际官网-凯时国际注册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电话: 联系传真: 电子邮箱: 联系地址: